近代中国东北森林的殖民开发与生态空间变迁(一) 作者:王希亮 来源:《历史研究》 更新时间:2017-05-10

作者:王希亮

发表载体:《历史研究》2017年第1

摘要:


中国东北素有林海之称。近代以来,先是俄国以合办营建东省铁路为名,大肆砍伐滨绥(哈尔滨至绥芬河)、滨洲(哈尔滨至满洲里)铁路沿线以及中俄边界中国侧森林。随之,日本通过日俄战争攫取了俄国在南满的权益,鸭绿江、浑江流域森林从此遭受空前浩劫。九一八事变日本独占东北后,包括大小兴安岭、长白山、张广才岭、完达山、老爷岭等资源丰富的林区均遭到毁灭性砍伐。俄日两个帝国主义国家对东北森林破坏性的殖民开发,前后攫取东北木材达44亿立方米之巨,致使东省铁路沿线、鸭浑两江流域森林资源消失殆尽,长白山、大小兴安岭等重点林区也变成过伐林地。东北森林资源的锐减造成东北生态环境的恶化,也引发了人类生存环境以及生产生活方式等生态空间的变迁。

 

关键词:
东北森林 殖民开发 生态空间

 

    中国东北古有林海树海之称。自有清以来,诸多文献均有东北森林密布、树种繁多、珍禽野兽遍及、人参中草药等林产丰富,人迹罕至,鲜罹斧斤等记载。1其中尤以何秋涛著《朔方备乘艮维窝集考》记载得最为详细。《朔方备乘艮维窝集考》以山脉水系划分林地,记载东北密布有48窝集窝集为满语,又称沃沮勿吉乌稽等,即大山老林之意。这些窝集除20处分布在外兴安岭及乌苏里江右岸,第二次鸦片战争后被俄国强行割去外,尚有28处窝集,东起鸭绿江、浑江、图门江流域,蜿蜒延伸至长白山、老爷岭、张广才岭,北面有小兴安岭横亘,西部连接大兴安岭,最后绵延到今内蒙东部高原,形成一个环绕东北大平原的马蹄型森林带。吉林黑龙江两省实居艮维之地……其间有曰窝集者,盖大山老林之意……故林木不可胜用盖黑龙江吉林两省之境,东抵大海北至俄罗斯一带,皆丛林密树,鳞次栉比,号为树海,广袤及五六千里……林中人迹不至,阳景罕曜,落叶常积数尺许,泉水雨水至此皆不能流,尽为泥滓2以上记载不难想像当时东北森林密布的壮观景象。
     
至清末民初,文献记载更为翔实,1915年成书的《东三省纪略》列举兴安岭山脉中岩谷幽深,林木葱郁,多为斧斤未加之区域……西兴安岭之森林,约占面积三千方里伊勒呼里山脉中为林产极盛之区……有著名之呼玛窝集,其中林木翳天,白昼犹暗……伊勒呼里山一带森林约占面积八千方里,东兴安岭一带森林,约占面积六千方里……此外龙江沿岸二千余里,山岭坡陀间,皆有美荫之森林覆之小兴安岭支脉,纵横境内,其中林木茂密,自古著名之吞河窝集、巴兰窝集,即在于此……就中森林最富之处,则为大青山,山中青翠之色,弥望无际,中以江(红)皮松为其大部……此一带森林,数百年来为斧斤之所未加西北诸山,属于索伦山脉……为内兴安岭东出之一部,周围二千余里……其中森林茂郁,垂数千年,高十丈大数围之松木,遍山皆是此区域间(鸭绿江上游右岸)为森林极盛之所,惟未经确实调查……以东三省全境森林论之,能供给沿海各省之需用者,厥惟鸭绿江流域3
      中日甲午战争前后,俄日势力相继侵入东北,出于掠夺东北森林资源的目的,他们对东北森林资源进行了初步调查。日本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满铁)1915年至1923年的调查,初步估算东北森林面积约为35932591町步(约为3545万公顷),占东北总面积的36%,立木蓄积15049777122石(约为41.7亿立方米)。4
      随着俄日等帝国主义势力的侵入,东北森林进入近代殖民开发的历史时期,大面积原始森林遭到毁灭性砍伐,仅据日伪当局的统计,截至1943年,东北森林面积锐减至2165万公顷,森林蓄积减少到37.3亿立方米。与20世纪20年代相比,减少了1380万公顷林地面积以及4.4亿立方米的木材。5更为严重的是,除极其偏远或采伐条件恶劣地区尚留下部分原始森林外,绝大多数林区都遭到掠夺式采伐,大木、优质木、特殊材种被拔大毛式砍伐殆尽,形成残破的过伐林区或次生林区。这些林区虽然仍被统计在林地面积的范畴之内,但林木质量(红松等针叶树、可用材、珍贵材种等)和数量大幅度下降。尤其是部分林区变成荒山秃岭,造成水土流失、旱涝灾害、气候变迁、沙漠化等次生灾害。
     
对于东北森林的近代遭遇,1945年东北收复及新中国成立前后,社会各界曾对东北森林现状进行过调查统计。6近年来,随着政府及社会各界的关注,国内学界对生态史学的研究提上日程,出版发行了一批有分量的著作和文章。7
      最早对东北森林进行殖民开发的俄日等国,留下了大量资料性著述,包括东北森林的面积、蓄积、树种,林场租让权、林业企业、经营方式、木材产量等。尤其日本是掠夺东北森林资源时间最长、数量最多、毁灭性破坏最为严重的国家。从日俄战争到日本战败投降,日本编写出版了大量有关满铁、满洲产业以及伪满洲国的著述,都涉及东北森林的开发、林场分布、木材企业、木材生产方式、木材年产量以及林政管理等内容。8
      以上有关东北森林变迁的著述和资料,是本文重要的资料源之一,尤其近年国内学界的研究为本文开拓了视野,突出了问题意识的构思。本文以近代以来俄日等帝国主义势力殖民开发东北森林为研究对象,披露俄日通过各种不平等条约,强占林地,攫取采伐权,大肆掠夺破坏东北森林的活动,并在剖析殖民开发特性及其后果的同时,力图揭示东北森林的破坏性开发除了造成生态环境的恶化外,也引发了人类生存环境以及生产生活方式等生态空间的变迁。

      一、东北森林的初期开发与俄日势力的侵入

      清军入关后,将东北视为龙兴之地,实行严格的禁止农牧、禁伐林木、禁止采矿、禁止渔猎等四禁政策。到清朝中后期,随着内忧外患的加剧,清朝财政吃紧,入不敷出,不得不放荒开禁,也揭开了东北森林近代开发的序幕。1878年,清朝在安东(今丹东)大东沟设立木税局,并创立官民合办的木植公司,开始了鸭绿江流域森林的砍伐作业。但由于采用原始的作业方式,生产力低下,尤其是因官民合办,问题孔多,事业终未顺利展开,致成停顿状态91905年,黑龙江将军衙门批准成立祥裕木植公司,着手采伐绰尔河、索伦山一带森林。1906年,又成立官民合营的札兰屯森林木植公司,对大兴安岭边缘一带展开伐木作业。1907年,吉林省成立林业总局,下设两处分局,开采吉林头道江、二道江一带木材。前述木植公司的产品多在当地木材市场销售,但因运输、经营、资金流转等环节屡遭困顿,往往入不敷出,木材年销售额不超过100万元。10可见当时东北的民族木业尚没有形成规模,生产力比较低下,更不至于造成过伐或生态环境的破坏。
     
第二次鸦片战争后,俄国逼迫中国政府签署《北京条约》,强行割去中国东北外兴安岭及乌苏里江右岸近6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这些地域包括森林面积6820万公顷,为割让后东北森林面积的2.4倍;林木蓄积62.6亿立方米,为割让后东北林木蓄积的1.5—2倍左右。11为了摸清东北森林资源的底数,1854年,俄国人马辛毛威齐(K .L .Maxinmowicz)受命对黑龙江及乌苏里江流域的植被进行调查,于1859年出版了《黑龙江地方植物志》(全9卷)。12与此同时,俄国学者马克(R.K.Maak)随同俄国陆军踏查队对黑龙江、乌苏里江流域及兴凯湖进行踏查,编成《马克乌苏里江旅行记》,收录在前述《黑龙江地方植物志》中。此外,在19世纪60年代,先后还有俄国人拉德(G.L.Radde)、布鲁结瓦里斯基(N.M.Przhevalsky)、库拉鲍德金(Krapotkin)以及俄国林务官普齐希切夫(A.T.Budishiev)等人对乌苏里江流域、小兴安岭及松花江沿岸的森林植被进行了调查。这一时期的调查为俄国砍伐东北北部地区的森林基本摸清了底数。
     
甲午战争后,俄国为了进一步实现黄俄罗斯计划,控制中国东北和朝鲜,钳制日本的南下扩张,策划构建一条穿越中国东北境内连接海参崴和西伯利亚的大铁路,18969月,中俄《合办东省铁路公司合同》签字。《合同》第4款规定,该公司建造铁路需用料件,雇觅工人及水陆转运之舟车夫马,并需用粮草等事,皆需尽力相助,各按市价,由该公司自行筹款给发。1318985月,双方又签订《东省铁路南满洲支路合同》,规定:中国政府允准公司开采木植煤斤,为铁路需要,现准公司在官地树林内自行采伐。14这样,铁路沿线森林成为东省铁路公司就地取材的囊中物。
     
就在东省铁路(又称中东铁路)酝酿之际,从1896年开始,俄国学者考马罗夫(V. L .Komarov)受俄国地理学协会资助,对东省铁路预定穿越的三岔口、绥芬河、乌苏里江、牡丹江流域以及老爷岭、松花江、豆满江、鸭绿江流域森林进行了为时3年的踏查,1901—1907年出版了《满洲植物志》(全7卷)。东省铁路筑成通车后,俄国农学家谢苗诺夫(CeMëHoB)对铁路沿线的哈尔滨、一面坡、奉天(今沈阳)一带的森林植被进行了调查。
      1898
年,俄国对清政府施压获得旅大商租权,在旅大派驻军队,港口、军事要塞、兵营等建筑施工对木材需求量大增。1899年,获得朝鲜一侧森林采伐权的俄商马丘宁(Матюнин)出面,向俄国政府申请鸭绿江右岸森林的采伐权,他甚至指责中国人乱砍乱伐,申请将满洲森林区域的租让优先权留给他。俄国沙皇则在电稿中批示,马丘宁的请求应予照办,并应尽可能协助其事业,俄国财政大臣维特(МураВьеВ)遂指令以华俄道胜银行的名义力争鸭绿江上的森林租让权151900年,义和团事件爆发,俄国以保护侨民为借口出兵占领东北全境,鸭绿江流域遂在俄军的控制之下。1902年,俄军在通化成立辽东木植公司,开始大肆砍伐鸭绿江流域森林。甚至动用武力抢掠华商木把流送下来的木材,这从清朝东边道员袁大化的呈文中可见一斑,堆存浪头、三道沟两处计1325垅(木材),被俄军截用烧柴3……每垅值凤平银1416混江上游俄木把抢放杂号排80余张细查413日、14……忽谓三道沟、浪头、沙河所存之木多有俄国印字……俄印系去年俄扣木排171902年,有沙皇及皇室投资入股的俄国远东木材公司正式成立,意味着鸭绿江森林从此遭遇大规模殖民开发的厄运。同年,俄商以俄军为后盾,进入浑江流域的二道江、嘎呀河一带,强行开采林木,构筑森林铁路,结果嘎呀河下游变成荒山秃岭18如果说俄国开采东省铁路沿线煤矿及森林,尚有《合办东省铁路公司合同》作为借口的话,那么他们在鸭浑两江流域大肆砍伐林木,则没有任何法律条款的依据,更没有获得中国及其地方政府任何有关采伐权的许诺,完全是以军事入侵为背景、肆无忌惮的抢掠行为。
     
日本是继俄国之后侵入中国东北的国家,包括森林资源在内的东北矿藏资源一直是日本觊觎和掠夺的重点目标之一。1898年,日本农商务省山林局派员进入东北进行森林资源调查,一年后调查员杉原龟三郎向日本政府提交《清国林业及木材商况视察复命书》,其中详细报告了鸭绿江流域木材在华北市场上的优势地位。这以后,截至1927年,除农商务省外,先后还有满铁、大仓组、王子制纸、东洋拓殖会社、鸭绿江采木公司等日本财阀或大会社对东北森林资源进行了49次调查,调查地域涵盖东北的所有林区。191902年,日本撺掇中国合资成立清日义盛公司,总公司和分公司分别设在韩国的京城(今首尔)和中国的安东(今丹东),同时在韩国一侧的义洲成立了大韩特许会社,对鸭绿江流域森林开始竞争式采伐。但由于俄国人先入为主,日本经营的采木会社不得施展,双方矛盾不断深化。190410月,林务官西田又二、中牟田五郎等人受满洲产业调查会的派遣,专程对鸭绿江流域森林进行了4个月的调查,在后来提出的《鸭绿江流域森林作业调查复命书》中,以甲、乙两编的篇幅详尽记述了鸭绿江流域林相、树种、采伐运材方式、木植公司、木材市场等情况。20为日俄战后日本独占鸭绿江流域森林进行了资源摸底准备。
     
日俄战争爆发后,日军在安东设立军用木材厂,大肆抢夺鸭绿江流送的木排。前引俄军抢掠鸭绿江3拢木排当作烧柴的史料中,还记载日军第一军军政官松浦宽威,派人将两处(浪头及三道沟)之木全行打印扣留,(袁大化)屡次会同安东知县往与理论,(被)诬称俄人之木,竟派兵把守,不得装运,日军将这批木排运往仁川,计一千三百二十二垅,共值凤平银一万八千五百零八两21另据津海关道致北洋大臣的呈文,“316日距东沟不远之沙河地方,日俄开战……恐东沟木材亦遭涂炭……一时情急,势迫舍命开船,325日行至大小长山,商等木船先后被日本兵船劫去,其万德、信德两商号木料被劫一空22本年日俄开战……日军到处声称师行仁义,秋毫无犯,遂将木排由上江放下三千余张,合七万余副,每副十一根,共计七十七万根,忽被日军截住,概不准动,现经该国铁古吉冈三井玉井等洋行贴船,由各派拣选料板,装赴镇南浦交卸23日军不仅抢掠鸭绿江流送或运送的木材,甚至公开抢掠木材商号的木料,据设在大东沟的烟台瑞盛号等94家商号联名致清庆亲王及日本外务大臣内田康哉的呈文称,商等在奉天大东沟地方,购买木植,堆放各栈,计值价银二十六万三千七百七十九两四钱五分,日军自抵东沟后,屡将商号木料,随时取用,并不给价,无从力争,又难理喻,势绌计穷,叩求移知存案,俟战事完结后,如何给价,以恤商艰24以上,充分暴露出日本掠夺东北森林资源的贪婪和霸道。

 

 

地址:哈尔滨市道里区友谊路501号 邮编:150018 电话:0451-86497731
传真:0451-86497715 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 黑ICP备11001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