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会场花絮
会场花絮
会场花絮...
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关系问题
发言人: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 陆南泉

      自中国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以来,该战略与欧亚经济联盟的关系问题引起国内外普遍关注,并成为中俄两国领导人讨论的一个重要议题。
      一、俄罗斯创建欧亚经济联盟意图
      苏联解体后,对后苏联空间(主要是独联体国家)不断地尝试启动一体化的进程。在苏联解体初期即20世纪90年代初,独联体各国领导人首要任务是解决国内面临的问题:克服严重的经济困难,巩固政权,建立新的国家机构,发展与西方国家的经济关系等。到了1993年,俄罗斯经济度过严重的转型危机后,就开始着手第一个一体化计划,即于1995年1月俄罗斯与白俄罗斯签署了关税同盟协议。之后,到了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发生后,俄、白、哈商谈建立关税同盟,该同盟于2010年正式运行,到了2004年5月,签署欧亚经济联盟条约,并于2015年1月1日正式启动。俄罗斯实际上一直在力图推动独联体地区一体化的进程。俄罗斯通过建立欧亚经济联盟积极推进独联体地区一体化,其主要意图是:从经济上讲,主要通过建立同一的经济空间加强经贸合作,以利于克服经济困难;从地缘政治上讲,俄罗斯力图强化与扩大在独联体地区特别在中亚地区的影响;从对外政策上讲,这些国家联合在一起,可更有力地应对西方国家政治方面的博弈,避免独联体国家在国际社会被边缘化的危险。2011年9月,在统一俄罗斯党代表大会上梅德韦杰夫宣布,由普京当选该党总统候选人消息后,当年10月3日,普京在《消息报》发表了《欧亚新的一体化计划:未来诞生于今日》一文,作为总统竞选的一个政策性文件。该文谈及欧亚联盟意义时指出:“欧亚联盟作为大欧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将立足于普遍适用的一体化原则,共享自由、民主和市场规律的统一价值观。早在2003年,俄罗斯与欧盟就达成了建立共同经济空间、协调经济活动规则(不建立超国家机构)的协议,现在,关税同盟以及今后的欧亚联盟将参与与欧盟的对话。这样,加入欧亚联盟除了直接的经济利益外,还可使每个成员以更有利的地位更快地融入欧洲。此外,欧亚联盟和欧盟合作伙伴合理及平衡的经济体系能够为改变整个大陆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态势创造现实条件。”
      从俄、白、哈关税同盟最后发展为欧亚经济联盟,对俄罗斯在推进欧亚经济一体化方面具有重要意义,并且在不断的发展,亚美尼亚与吉尔吉斯坦已成为成员国,还有约40个国家和组织表示愿与欧亚经济联盟建立自贸区的意愿。俄、白、哈三国元首于2014年5月29日签署的《欧亚经济联盟条约》,计划在2025年前实现商品、资本、服务和劳动力的自由流动,并在能源、工业、农业、交通运输等重点领域推行协调一致的政策。
      很明显,欧亚经济联盟有除了利于扩大成员国之间的市场空间,提高经贸合作水平,推进融入亚太地区的进程外,对当今与今后一个时期由于乌克兰危机面临不利国际环境的俄罗斯来说,欧亚经济联盟的启动,还能在应对外部战略挤压与区域安全方面发挥作用。 
      二、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合作问题

      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合作领域十分广泛,应先从哪个领域着手,笔者认为,应把交通运输基础设施与能源两大领域的合作作为重点。
      (一)交通运输基础设施领域的合作应先走一步。“丝绸之路”顾名思义就要有路,即要形成经济带就要铺设交通运输通道。正如2015年7月10日,习近平在俄罗斯乌法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五次会议上发表题为《团结互助 共迎挑战 推动上海合作组织实现新跨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的:“交通设施互联互通是区域合作的优先领域和重要基础。各方应积极参与上海合作组织公路协调发展规划的制订工作,加快实施成员国间道路运输便利化协定。中方愿同各方加强合作,优先实施已经达成共识的互联互通项目,为项目可行性研究和规划提供资金支持,参与设计和建设的投融资合作。在未来几年,推动建成4 000公里铁路、超过10 000公里公路,基本形成区域内互联互通格局。”“丝绸之路”将是一条特殊的从亚洲(具体说从中国西部)到欧洲的交通运输走廊。这是一条几乎穿越整个欧亚大陆的跨国运输走廊。俄罗斯学者塔季扬娜•戈洛瓦诺娃在谈到这一运输走廊的意义时指出:这将使中、俄与中亚各国的经贸合作迈出新的一步。新的运输通道建成,不只能便利商品和服务贸易的流通,还可以催生出新的工业群、新的产业和技术。如这一计划能实现,中国将缩短货运周期。现在中国商品走海路到欧洲需要45天,走西伯利亚大铁路需要两个星期,走新的丝绸之路则不超过10天。这条运输走廊的建设,俄罗斯、中亚国家都将得益。她还指出,俄罗斯是赢家,因为可以利用过境运输国的所有便利条件,普京总统在圣彼得堡经济论坛上也曾谈到这一项目的重要性。哈萨克斯坦肯定也会从中获益,它现在已经在利用自己的地理位置赚钱了,如今有大量货物经哈通往欧洲。
      问题是,不论是俄罗斯还是中亚国家,在交通运输设施方面并不很发达,特别是俄罗斯东部地区较为落后。《俄罗斯联邦远东和外贝加尔1996—2005年及2010年前社会经济发展专项纲要》指出:“远东和外贝加尔占俄罗斯疆土的40%,交通运输网欠发达。这是制约其经济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 “与全国的平均数相比,按1万平方公里计算,该地区公共使用的铁路经营长度比全国少2/3,硬面公里比全国少4/5。”
      早在2006年3月22日,普京在中俄经济论坛上谈到加强两国区域合作问题时指出:“地区合作成功的一个重要条件就是发展地区的基础设施,包括建立边境贸易综合体、过境站和过桥通道。我们希望,无论是俄罗斯的还是中国的企业家应把现钱投出来建设基础设施。”2015年4月30日俄媒报道:中俄财团中标莫斯科—喀山高铁(全长770公里),同年6月18日中俄就该项目的设计签署了合同。中俄计划于2016年初签署关于建设莫斯科—北京高铁线路的政府间协定。
      哈萨克斯坦在世界银行的支持下,制定了“2020年前国家交通基础设施一体化及发展规划”。哈总统认为,运输领域正成为欧亚地区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从上述计划来看,哈在交通运输设施建设方面面临着巨大的任务,如要对3万公里的干线公路进行翻修,2020年前将4 500公里的国道成为一级公路。铁路建设现代化是哈发展交通运输中的一个重点,要建设若干新的铁路线,还有翻修650个火车头、2万个货运车厢和1 138个客运车厢。另外,还要在运营联合运输物流公司的框架内,哈、俄、白三国的铁路部门将解决基于同一窗口、统一规程、相同定价标准等原则基础上的一体化服务。哈还要将国内现有的18个机场中11个进行改造。
      目前,中国有两条铁路与哈连接,一条是在阿拉山口,一条在霍尔果斯口岸。在这一口岸依托铁路,中哈两国已建立起跨国国际合作中心与国际合作区。预计到2018年货运量可达到2500万吨。中哈两国铁路、公路的相通,从而亦意味着中国与中亚各国都相连接了起来。之后,再建中吉、中乌铁路,这样就可以形成较为完整的中亚立体交通网。
      以上情况说明,不论是俄罗斯还是中亚国家,要适应“丝绸之路经济带”构想发展的需要,加强交通运输设施的建设,是一项十分迫切的任务,但这些国家在资金与技术等方面都需要发展与国外合作。因此,中国在这一领域可以成为重要的合作伙伴。
      目前,“一带一路”已达成协议或正在商谈中的大项目很多,仅丝绸之路经济带包括的经济走廊就有: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新欧亚大陆桥经济走廊;中俄蒙经济走廊;中巴经济走廊;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等。海上丝绸之路既包括港口网络建设,也包括投资产业园区,还包括海上安全合作机制,海洋资源开发保护等。 现正如马来西亚协商的在马六甲打造一座国际水平的港口,与希腊协商改造比雷埃夫斯港三号码头等工程项目,不仅对提高运输能力、推动贸易发展有重要意义,还有利于保证贸易安全。
      (二) 能源合作。这一领域的合作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具有重要与现实意义。在我看来,主要理由有:
      第一,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上,在地理上比较接近的国家集中着大的能源生产国与出口国和大的能源消费国与进口国。前者有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阿塞拜疆、伊朗等国,后者有中国、印度等国。能源资源国与消费国两者之间的合作,对双方的能源安全都是十分重要的。
      第二,上面提到的一些国家之间,在能源领域的合作已有相当的基础。拿中俄两国来说,经过双方努力能源合作已经取得不少进展,2014年中国从俄进口石油3 310.82万吨(占中国进口石油总量的10.7%),这个供应量将逐步增加,2015年5月俄罗斯向中国口石油量超过沙特,跃居中国头号石油供应国,并且在电力、煤与核能方面都有合作。2014年5月21日,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在上海签署了《中俄东线供气购销合同》。根据双方商定,从2018年起,俄罗斯开始通过中俄天然气管道东线向中国供气,输气量逐年增长,最终达到每年380亿立方米,累计30年。可以说,该项合同签署将是中俄能源合作领域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突破。这次普京访华,中俄双方都明确提出,要建立全面的能源合作伙伴关系。西线向中国供气的合作项目正在洽谈。
      2013年,哈萨克斯坦向中国出口石油1198.06万吨。2013年土库曼斯坦向中国出口天然气241亿立方米,这比2012年增加了22%,占我国天然气进口总量的一半。乌兹别克斯坦对中国出口天然气逐年增加,到2016年可能达到250亿立方米值得。
      第三,今后,中、俄、哈、乌与土国家之间的油气合作,将会日益加深,朝着上、中、下游多领域并由举方向发展。值得一提是,据俄2015年4月8日报道,俄将邀中国投资具有巨大潜力的万科尔油田,该油是俄近30年来发现的最大油田,日产40多万桶。中国有可能要获得10%的股份。媒体称,俄邀中国投资万科尔油田是发出深化中俄能源合作的一个重要信息。另外,中国与上述国家在资源开发、资金、技术等方面有很强的互补性。
      在研究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联盟的关系问题时,有两种观点我认为都有片面:一种是认为两者完全吻合,不存存任何矛盾;另一种意见是把两者之间差异看得过大,相互不相容。我认为,不论在地缘政治还是在地缘经济利益方面,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联盟是不同的。再说,欧亚联盟完全由俄罗斯主导,而丝绸之路经济带主要是中国与中亚在经济上相连接。这些决定了在客观上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联盟就存在竞争性因素。但是也不能把两者之间差异看得过大,因为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联盟的参与国虽然有许多是重合的,地域上的交叉十分明显,在功能亦有雷同之处。因此只要中国对中亚政策得当,就可使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联盟两者相互在利益上趋向一致,弱化竞争性因素。为了协调好两者的关系,2015年5月习近平访俄时中俄双方承诺要搞好两者之间的对接,并发表了《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联合声明》。

      三、欧亚经济联盟在相当一个时期作用有限

      尽管欧亚经济联盟的启动是推动欧亚一体化的重要步骤,但它在相当一个时期里作用有限,欧亚一体化进程不会很顺利,它受到多种因素的制约。
      (一)在推进贸易合作中不少实际问题有待解决。这里涉及的问题有:一是能源领域不同的利益诉求;二是对欧亚一体化的目标与实现时间有着不同的认知;三是建立统一的货币问题绝非易事。
      (二)在俄罗斯的思想深处,力图通过经济联盟最后发展成政治联盟,这对大多效独联体国家来说,特别是中亚国家都是难以接受的。这些国家认为,如欧盟联盟发展成政治联盟,很可能就会影响其独立的主权国家地位。中亚国家有着十分强烈的民族国家独立主权的意识与敏感性。因此,俄罗斯在推行欧亚联盟战略时,由于在有关欧亚联盟发展趋向问题上的不同认识而出现不利影响。
      (三)欧亚联盟由俄罗斯主导,这是毫无疑问的。但俄要起到主导国家的作用,不只是做组织协调工作,还必须对欧亚联盟参与国在经济上给予利益。对经济较为落后的中亚国家来说,加入欧亚联盟自然希望从俄罗斯得到经济实惠。而问题是,对俄罗斯来讲,其经济本身是个软肋。近几年来俄经济增速大幅度下滑。2013年GDP增速降为1.3%,2014年增长0.6%。问题的严重性还在于俄经济这种下行趋势具有中期或较长时期的特点,即将在相当一个时期经济处于低速增长期。在俄罗斯上述经济情况下,俄罗斯在欧亚联盟中的主导作用将受到制约,而中亚国家亦将对欧亚联盟能给它们带来多大经济利益产生疑虑。再说中亚国家为了自身的利益最大化的目的,一直在大国之间搞平衡外交,大搞实用主义,一旦从欧亚联盟中难以获得其所需的经济利益,必然会拉紧与中国或美国的关系。
      (四)乌克兰问题的影响。乌克兰不论从经济还是综合国力来讲,都居独联体中的第二位。俄离开了乌克兰就不再是一个强大的欧亚大国。正如布热津斯基谈到乌对俄罗斯重要性时指出的:“没有乌克兰,俄罗斯不能成为帝国。”这次乌克兰危机,使乌根本不可能考虑加入俄主导的欧亚联盟,而是一心想加入欧盟。从而,2015年启动的欧亚联盟,也是显得十分弱势。
      鉴于上述情况,尽管俄罗斯要求欧亚经济联盟作为一个整体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合作,但我认为,在相当一个时期这一合作仍是以双边合作为主。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人民政府 中国社会科学院
俄罗斯经济发展部 欧亚经济委员会
承办单位: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