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联盟堪称鲜卑国家的基石 作者:苗霖霖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更新时间:2017-12-30

      美国人类学家路易斯·亨利·摩尔根(1818—1881)认为,领土毗邻或具有亲属关系的部落极其自然地有一种结成联盟以互相保卫的倾向,部落联盟由是产生。部落联盟虽不是整个人类社会的必经阶段,却是草原游牧民族建立国家的主要途径。鲜卑作为我国古代北方游牧民族中的重要一支,其政权经由部落联盟发展而来,部落联盟是鲜卑国家建立的基石。

  鲜卑日渐强盛

  秦朝末年,匈奴、东胡和月氏是我国北方地区势力最大的三个民族,其中以东胡势力最强。匈奴冒顿单于(前234—前174)继位后,突袭东胡和月氏,直接造成东胡部落联盟的瓦解。匈奴遂成为当时北方势力最大的民族,乌桓、鲜卑则从东胡分离出来,“远窜辽东塞外,不与余国争衡”。当时,鲜卑因人众孤弱而臣服于匈奴,不仅要向匈奴缴纳贡赋,而且还随同匈奴抢夺东汉边郡。为维护北部边境稳定,汉廷采取了打击匈奴、笼络乌桓和鲜卑的政策。

  汉武帝曾派霍去病出击匈奴,扶植乌桓,使之脱离匈奴的控制,并日益强盛。光武帝则根据部落势力大小,不仅对前来归附的乌桓渠帅进行册封,还派遣辽东太守祭肜联络鲜卑,与之建立联系。

  在鲜卑势力不断壮大并与东汉关系日益密切之时,匈奴则内有汗位继承危机,外受乌桓、鲜卑威胁,最终走向分裂。鲜卑遂尽占匈奴故地,留居故地的匈奴部落亦皆自号鲜卑。鲜卑由此强盛,一跃成为北方地区势力最大、人口最多的民族。

  这一时期,鲜卑人仍然过着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各部落在部帅带领下,“各自畜牧治产,不相遥役”。当时,鲜卑人数虽多,但没有统一、强大的政治组织,故而并未对东汉边郡构成实质威胁。

  东汉桓帝时(146—167),鲜卑部帅檀石槐(137—181)所部实力迅速增长,周边各部也都主动归附。檀石槐不仅尽据匈奴故地,还在距高柳(今山西省阳高县)北三百余里的弹汗山歠仇水上设立庭帐,建立了鲜卑历史上第一个部落军事联盟,鲜卑借此进入部落联盟时代。

  历经三个阶段

  从鲜卑部落联盟的发展来看,它经历了早期部落联盟、晚期部落联盟和部落联盟国家三个历史阶段。

  早期鲜卑部落联盟包括檀石槐部落联盟和轲比能(?—235)部落联盟。这一时期的部落联盟分别以檀石槐和轲比能为中心而建立,延续了早期鲜卑部落以部帅之名作为部落名称的传统。这一阶段,鲜卑部落联盟中的加盟部落各有分界,檀石槐和轲比能率领他们对外作战,并将抢掠来的财物分给各部,从而获得加盟部落的拥护,实力迅速扩大。檀石槐和轲比能死后,鲜卑部落未能再出现像他们那样“英勇善战”又“公正无私”的人物,早期鲜卑部落联盟随之瓦解。

  早期鲜卑部落联盟解散后,其成员从中分离出来,沿着不同路径迁徙。在迁徙过程中,他们大多通过武力征服,将沿途势力较小的部落纳入其中,建立起新的部落联盟。晚期部落联盟包括拓跋部落联盟、乞伏部落联盟、秃发部落联盟和吐谷浑部落联盟。这些部落联盟的中心部落大都曾是檀石槐部落联盟成员,加盟部落则多是被中心部落以武力征服而来。例如,乞伏部落联盟除了原有的乞伏、如弗斯、出连、叱卢以外,又以武力兼并了吐赖、尉迟等部;拓跋部兼并没鹿回部并建立部落联盟后,又以武力兼并白部,打通了贯通南北的交通枢纽;秃发部落联盟则以武力征服了乙弗、折掘等鲜卑部落;吐谷浑部落联盟则将氐、羌部落纳入其中,建立起多民族部落联盟。晚期部落联盟的部帅均出自中心部落,以兄终弟及或父死子继的方式加以传袭。

  随着晚期部落联盟与中原政权的交往日益频繁,他们受到中原政权的影响,在部落联盟的基础上建立起行国。例如,拓跋部落联盟先后与曹魏和西晋建立联系,并接受其册封,修筑了以盛乐、平城为代表的都城。建国元年(338),拓跋什翼犍(320―377)继任代王以后,设置官署,明确了官员的执掌,为部落联盟国家的建立奠定了基础。此外,河西、陇西等地的秃发、乞伏和吐谷浑部落联盟也先后建立了南凉、西秦和吐谷浑国等部落联盟政权。由此,鲜卑部落联盟进入部落联盟国家阶段。

  各有独特历史特征

  早期鲜卑部落联盟是以个人为中心建立的,各分部“大人”由全体部民选举产生,部落权力归全体部民所有,此时的“大人”不过是一种“部落职务”,他们没有任何特权,亦不能指定亲族继任。但在部落联盟建立后,部落联盟领袖的权力随之扩大,他们不仅能够主宰部落事务,还通过分部“大人”来统管整个部落联盟事宜,部落“大人”的权威逐渐确立。随着阶级分化和私有制的确立,部落“大人”逐渐产生了皇权化倾向,最终形成世袭制。此后,部落“大人”由公众选举的“部落职务”转变为私相传授的“社会地位”。此时,“大人”的权力和地位尚不稳定,“英勇善战”和“公正无私”仍是部民对“大人”及领袖的基本要求。一旦失去这些特质,他们便会被部落成员所遗弃,例如,檀石槐之子和连继任部帅后,因“材力不及父,而贪淫,断法不平”而遭到加盟部落的叛离,最终导致部落联盟解体。

  晚期部落联盟大都是由早期部落联盟成员组建的,继承了檀石槐部落联盟大人世袭制的传统,并将部帅传承禁锢在核心部落的部帅家族之中,部帅也由全体部民选举转变为由前任部帅指定,有时核心家族成员也会争相抢夺。例如,拓跋部落联盟部帅拓跋诘汾的长子拓跋匹孤、次子拓跋力微分别依靠妻族和母族势力,为争夺部帅之位进行了战争,最终造成拓跋部落联盟溃败分裂。拓跋匹孤率部迁往陇西,建立起秃发部落联盟。拓跋力微经过不断努力,重建了拓跋部落联盟。

  晚期部落联盟建立之初,大都与中原王朝或周边势力较大的政权联系密切,不仅频繁朝贡,而且还接受他们的册封。例如,拓跋力微曾派长子拓跋沙漠汗(?—277)多次赴中原王朝朝贡并为质子,乞伏部落联盟和吐谷浑部落联盟均称藩于前秦,秃发部落联盟则与后凉政权建立起联系。随着与中原王朝和周边政权的联系日益密切,部帅权力日益扩大,“违大人言者,罪至死”。部落联盟的大帅出现王权化倾向,各加盟部落的部帅则逐渐沦为封建官僚。

  随着部落联盟汉化的不断深入,国家建立的条件已然成熟,于是鲜卑部落联盟国家纷纷建立。建立在部落联盟基础上的政权大都采取行国体制,国家建立之初,尚无固定都城和疆域,抑或建立多个都城而往来其中。在这些国家中,仍延续了部落联盟的政治形式,即各以部众多寡而称“酋”、“庶长”。即便在北魏建国后,仍设置南北二部大人,参与国家管理。东晋末,各政权纷纷割据称雄。在鲜卑行国中,以在拓跋部落联盟基础上形成的代国最早,但不久便被前秦所灭。随即,拓跋部部帅收集残余势力,建立起北魏。秃发鲜卑部落联盟、乞伏鲜卑部落联盟和吐谷浑部落联盟也先后建立了南凉、西秦和吐谷浑国。南凉、西秦因实力较弱,加之地处少数民族政权争夺的中心地带而迅速灭亡。北魏由于实力较强,最终统一我国北方地区,形成与南朝政权对峙的局面。吐谷浑则由于参与十六国争夺较少而得以存续,并逐渐发展壮大。

  综上所述,自鲜卑迁入匈奴故地后,鲜卑部落实力迅速增长。随着檀石槐的出现,鲜卑历史进入部落联盟时代,这一时代从东汉延续至东晋末。从发展历程上看,早期鲜卑部落联盟是以个人为中心建立的,部帅由全体部民选举产生;晚期鲜卑部落联盟是以部落为中心建立的,部帅由中心部落家族产生,部帅继承以兄终弟及为主、父死子继为辅;部落联盟国家则兼有部落制时代的印记和封建王朝的特征,部落“大人”由于权力集中,逐渐演变为封建君主,分部“大人”则丧失军权,逐渐成为国家的武职官员。

  (作者单位: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地址:哈尔滨市道里区友谊路501号 邮编:150018 电话:0451-86497731
传真:0451-86497715 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 黑ICP备11001830